sumbao8

Favored.太宰.:

释迦牟尼出世以后,割肉喂鹰,投身饲虎的是小乘,渺渺茫茫地说教的倒算是大乘,总是发达起来,我想,那机微就在此。——鲁迅《叶永蓁作<小小十年>小引》

血淋淋的真相不讨喜,就把眼睛闭起来,看不见权当不存在;耳朵却忘了长盖子,一径儿地呼扇着,于是无论嘴皮子吧嗒些什么,都照单全收。唱曲儿的和听响儿的,说书的和听热闹的,倘被那内容迷了心智,倒也不是前者一厢情愿——有爱听的,这才有爱说的。广告里不也这么控诉:没有买卖,就没有杀戮。

释迦牟尼喂鹰饲虎,原本不是为了育人,所以他的结果,一人得道,纵有冷血的世人视他作疯子傻子,也不算不得其所。至于布道士,说教是本职,或许也恰巧是特长,云里雾里东拉西扯,听者若混沌,目的就达到了,若竟然笃信,那简直是打折返券又包邮。

然而听者总喜欢听布道士讲释迦牟尼,却不喜欢听释迦牟尼讲割肉献身。原因?布道士给他们希望,释迦牟尼叫他们死亡。虽然那希望渺渺茫茫,那死亡才是真正的新生,但在他们,画在墙上永远吃不到的饼,才是最香的。

人之为人,那机微就在此。

>>> >>> >>>

前篇才说了夏天未到,气温就胡乱爬升起来。超市也越来越多见圆滚滚的大西瓜,随便抱一个都重似人家门口的石狮子。太宰不会挑西瓜,每每看净坛举起一枚贴在耳边,两指轻弹就可以听出生熟,甚是神奇。问他,倒是很耐心地演示加讲解:咚咚,这个声音脆,生;咚咚,这个声音闷,熟。太宰于是变成翻白眼的化石:这个咚咚和那个咚咚,分明就是同一个咚咚……-_-|||

翔府吃瓜向来不切小块,一刀从中间劈开,捧一半用勺子挖了吃,过瘾,也不会吃得手爪子下巴颏黏黏的。偶尔遇到甜度不足的,果肉全部挖出来,或者打成汁,咕咚咕咚喝了,或者像这样冻成冰,再打碎成沙,配了甜甜的果粒酸奶,吃一口打一个寒颤。

瓜瓤毕竟还是甜的,即使经过冷冻,化起来也比水冰快,打碎了化得更快,以太宰吃冷饮的速度,两三勺还没下肚,碗里已然变成漂浮着酸奶岛的西瓜冰水,而那鲜艳的红色莫名勾起太宰对红豆冰沙的无限想往……

youmou life:

便当来啦~

烤三文鱼
红烧肉
红烧蛋
章鱼香肠
西兰花炒培根
苹果

今天品种好丰富啊……
啦啦啦好满足~

浮生梦三千:

上次做君之的这款【蘑菇火腿心花边Pizza】是在5个月前,

今天再做,还是觉得花边好麻烦,

以后做Pizza应该会直接做普通边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