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mbao8

Favored.太宰.:

释迦牟尼出世以后,割肉喂鹰,投身饲虎的是小乘,渺渺茫茫地说教的倒算是大乘,总是发达起来,我想,那机微就在此。——鲁迅《叶永蓁作<小小十年>小引》

血淋淋的真相不讨喜,就把眼睛闭起来,看不见权当不存在;耳朵却忘了长盖子,一径儿地呼扇着,于是无论嘴皮子吧嗒些什么,都照单全收。唱曲儿的和听响儿的,说书的和听热闹的,倘被那内容迷了心智,倒也不是前者一厢情愿——有爱听的,这才有爱说的。广告里不也这么控诉:没有买卖,就没有杀戮。

释迦牟尼喂鹰饲虎,原本不是为了育人,所以他的结果,一人得道,纵有冷血的世人视他作疯子傻子,也不算不得其所。至于布道士,说教是本职,或许也恰巧是特长,云里雾里东拉西扯,听者若混沌,目的就达到了,若竟然笃信,那简直是打折返券又包邮。

然而听者总喜欢听布道士讲释迦牟尼,却不喜欢听释迦牟尼讲割肉献身。原因?布道士给他们希望,释迦牟尼叫他们死亡。虽然那希望渺渺茫茫,那死亡才是真正的新生,但在他们,画在墙上永远吃不到的饼,才是最香的。

人之为人,那机微就在此。

>>> >>> >>>

前篇才说了夏天未到,气温就胡乱爬升起来。超市也越来越多见圆滚滚的大西瓜,随便抱一个都重似人家门口的石狮子。太宰不会挑西瓜,每每看净坛举起一枚贴在耳边,两指轻弹就可以听出生熟,甚是神奇。问他,倒是很耐心地演示加讲解:咚咚,这个声音脆,生;咚咚,这个声音闷,熟。太宰于是变成翻白眼的化石:这个咚咚和那个咚咚,分明就是同一个咚咚……-_-|||

翔府吃瓜向来不切小块,一刀从中间劈开,捧一半用勺子挖了吃,过瘾,也不会吃得手爪子下巴颏黏黏的。偶尔遇到甜度不足的,果肉全部挖出来,或者打成汁,咕咚咕咚喝了,或者像这样冻成冰,再打碎成沙,配了甜甜的果粒酸奶,吃一口打一个寒颤。

瓜瓤毕竟还是甜的,即使经过冷冻,化起来也比水冰快,打碎了化得更快,以太宰吃冷饮的速度,两三勺还没下肚,碗里已然变成漂浮着酸奶岛的西瓜冰水,而那鲜艳的红色莫名勾起太宰对红豆冰沙的无限想往……

小二丫vicky:

鹰嘴荔枝。有桂花香~日啖荔枝三百颗,不辞长作岭南人~今天听说,其实说的就是鹰嘴荔枝。

Angelabeauty:

好久不见~~ 猕猴桃  芝士焗红薯  杏仁  黑米豆浆

虽然是在床上拍的,可是5点不到就被我哥的闹钟吵醒了!让我作为代表,将那些定闹钟自己不起把别人吵醒的人,暴打100遍!

刀刀刀刀刀:

终于忍不住微单弱光下的效果了,还是用单反来拍照吧。

昨天晚上砂锅上炖了两个半小时的牛腩,早上起来将番茄炒到出汁,倒入昨晚炖好的牛腩,烧开后调味儿做汤底,龙须面是必须的,最后配上烫熟的青菜,再加上猕猴桃,好浓郁的早餐啊,牛腩太嫩了哈哈入口即化。


S-W-A-G-自-由-靈-魂:

@ 香港 '茶木(Tea Wood)'


在旺角一帶逛到累 便走上去歇歇腳

還好有半個地膽帶路 順利找到隱居樓上的這家'茶木'

等位的人非常多 可見其人氣之高

芒果雪糕多士(正確的名字又沒記住OTL)港幣62

折算回來和廣州的價位相差不多

雖然好看 但是吃起來一般啊 可能是我比較不喜歡太甜的甜品吧lol

加上襯底的多士真的烘得不夠干 口感就不夠脆 吃到最後就是吃麵包的感覺


飲品下午時段也有半價 巧克力咖啡襯兩塊小曲奇好像是港幣18吧

要的是熱飲但是不夠熱 反而小曲奇還蠻出彩 好鬆脆 也有香香的牛油味


總的來說是個歇腳的好去處 但是既然是要給加一的店 服務還真不值得付這錢

店內不是沒有空位但是門口沒有人叫號 變得客人流轉速度非常慢

加上點單 上食物 收錢等等環節叫服務員也是得等個半天

結果門口等位等半天就變成是人為的了 收了加一的服務費 服務質量卻亟待提高啊